Sunday, September 17, 2006

聯合93



簡單而言,《聯合93》是非常出色的電影。

英國導演兼編劇 Paul Greengrass經過相信是艱鉅的資料搜集和重組,嘗試展現九一一當天,沒有撞上華府的聯合93航機上發生了什麼事。

可以說,影片沒有劇情。它情境交錯,交待一些事件。

影片也沒有主角,亦沒有任何角色(軍人、航導員、機師、機組人員、乘客,沒有政要)是荷里活片中智勇雙全的典型,大部份角色更是無名的。電影只是由不知名的演員,或甚是由人演回自己(包括在九一一那天,第一天當上聯邦航空管理局主管的Ben Sliney)。但對於我,電影中的角色依然深刻。因為,他們就是「人」,普通的人。

雖然電影結局是可預期的(機上所有乘客罹難),然而電影依然引人入勝,結局仍然令人黯然神傷。

世貿大樓被撞擊的情境,透過機管局和美軍的瑩光幕,再次展現。令我想起梁文道和邵家臻寫道:

已故的法國大哲學家德希達(Jacques Derrida)曾經為文懷疑「九一一事件」的重要,他甚至不敢確定它是不是一樁「事件」。為甚麼?因為整件事之所以被呈現為「重大事件」,全因為媒體不斷反覆地重現其影像與故事,全因為那兩座地標般的大樓壯觀地倒塌。「九一一」的重要離不開美國在文化和媒體工業上的優勢地位,世貿大樓早就不只是一座無名城市的普通大廈,而是世界首都的中心;美國總統的反應也不是任何一個國家元首的反應,而是世界警察首長的宣言。同樣地,美國人受到的傷痛比起世界上任何角落的人民也要嚴重得多,即便那是精神壓力與斷肢殘廢的對比。

從死傷人數來講,「九一一」不只不比在土耳其被屠殺的庫爾德族人多,也不比還在蘇丹發生的種族仇殺嚴重,甚至美軍入侵伊拉克以來造成的平民罹難數字也要比「九一一」多出三倍以上。我不是說「九一一」受害者的生命不重要,更無意貶低它對美國人的傷害,只是想說「重要事件」並不是一個毫無疑義的概念。

(梁文道、邵家臻(2006, 9月11日)。「『九一一』是誰的事件」。《都市日報》,p.37。)

世貿倒塌(壯觀)的展現、再展現,令九一一下的人禍傷痛似乎比其他的大得多。明白此道理,但影片仍然令我沉重。對人之死亡的哀悼,原不應有國界的分野。或許,最令我沉重的是,普通無名的人(影片中無名無背景的角色)要為美國的罪惡付出生命。(當然,我之沉重,是否就是因為九一一的再展現,令我「看到」了九一一?)

此刻看到舒琪寫《聯合93》的上回,當然比我的好多了,故就此停下。

總之,《聯合93》就如舒琪所說,是一部出類拔萃的影片--很久沒看過令我如斯沉溺和沉重的電影。

******

後記:

1. 翻查資料,原來Paul Greengrass就是Bloody Sunday--講述1972年血染星期天事件--的導演。據說,也是很出色的作品。電影曾在香港上映,但忘了什麼原因錯過了。

2. 多謝貓兄介紹《聯合93》。


相關閱讀:
舒琪(2006, 9月16日)。「《聯合93》:紀錄與劇情之間」。《明報》,p.C7。
舒琪(2006, 9月17日)。「《聯合93》:我們都是凡人」。《明報》,p.C7。


4 Comments:

At 9/27/2006 9:32 pm, Anonymous Tale said...

咦,我本來不打算看聯合93的,後來也是因為看到導演就是拍Bloody Sunday的那位,所以才看的。感覺嘛倒不是很大,可能題材所限,一架飛機的墜落,在旁觀者如我的眼中,畢竟放大了的掙扎和痛苦。不像Bloody Sunday那般,講的是一場人民運動的慘劇,拍得很動人.....

 
At 9/27/2006 9:38 pm, Anonymous Tale said...

咦,Bloody Sunday?你不會錯過,我家中就有.....

 
At 9/27/2006 10:41 pm, Blogger 日不落 said...

快快借來!快!

 
At 10/11/2006 11:49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伊拉克戰爭死去的無辜百姓算不算?穆斯林恐怖主義的罪惡付出的代價,拉丹襲擊紐約無法達到文明沖突的目的,來?恐怖主義合理化。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