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4, 2005

瞬間.忽然

最近每天的傳媒、電郵、友人之間的話題等,盡是南亞海嘯:當地災情、籌款賑災、失蹤港人和西方遊客、倖存者的回憶或甚回味……

我常到的博客當中的百分之九十,最新近的貼文,也是關於南亞海嘯。

我開始感到有點壓力。

如果我不再寫一篇有關南亞海嘯的文章(同時在不斷播歌的話),就連我也懷疑自己麻木不仁,不近人情。

******

十多萬人的生命,還有無數人的家園心血,在瞬間被摧毀奪去。
時值禮物日,尤感天威之大,無人能禦。
天好像在告訴我們:我能賜,也能收回。
倍覺經常以財富權力科技文明民族發展為傲的人們愚昧無知可笑脆弱。

十多萬人中的絕大部份,就在那幾秒間,約化成數字:死亡人數。
由最初的幾千到現在的十多萬。
他們好像從來沒有名字,沒有靈魂,沒有生活,沒有經驗。

我想起禽流感中被宰殺的雞。

在這十多萬人中,能保存名字、靈魂、生活、經驗的,只有少數,包括泰王的外孫,一些港人和西方旅客。

*****

我對南亞海嘯的感想,僅此而已。

一直很平靜的,沒有火熱的激動。相對於全城哄動的愛心關懷,我確實好像有點麻木不仁,不近人情。

大概,這是因為我最近若有所思,同時也因南亞海嘯掀起的全城以至全球熱烈的迴響,想著另一件事。

香港,這個充滿爭拗、排斥、不公、冷漠的城市,以至整個世界,瞬間忽然佈滿愛心起來。

政府和大財團,忽然文化;
現在,全城、全世界忽然人文關懷。

假如,這天災不是降臨在人所共知旅遊聖地,沒有或只有少數的香港人或西方遊客遭殃,還會全城、全世界哄動,人文關懷起來麼?

(在泰國,正正有本地災民指責他信政府,只著力協助受海嘯影響的西方旅客。)

又,天災、人禍每天都在世界每一個角落發生,但有幾多是我們無法看見,或甚是視而不見?

******

想起看過的一篇文章:「香港人的世界沒有非洲?」(《明報》,2003年9月3日,D6)
「至於扶貧發展的非政府組織的角色,則是把非洲帶進香港人的焦點。很多人認為要令公眾捐款幫助非洲的貧窮人,最佳方法莫過於展示那些滿臉蒼蠅或喪死的難民相片。筆者敢說,這種極具爭議性的手法一次又一次觸怒了非洲人民。當然,沒有人會苟同把非洲的實況掩飾,但是將非洲的形象扭曲成『無法無天、了無希望的窮山惡水』,只會令非洲人更加反感,而且會成為種族主義者拘泥於『非洲悲觀主義』的籍口。」

有一天《明報》剪輯了人們投錢到捐款箱的相片,附以「暖心送災區」的圖片說明。我覺得很可笑:南亞地區已經夠(水深火)熱了,還送什麼暖?「暖心送災區」一句,還不是出自以富裕的香港「捐助」貧困落後的地區為本位的心態?

除了海嘯、禽流感、金融風暴、旅遊觀光,我們還(能)對東南亞有多少理解?

九一年華東水災,同樣全城火熱籌款賑災。但之後國內的水災,還有其他的天災人禍,又有幾多個人過問?

遠的不再說,只說香港:全城在慷慨解囊,踴躍捐輸的同時,又有多少近在咫尺的貧窮戶、新移民、精神病患者、老弱傷殘、長期病患者、不同性傾向者、持異議聲音者……等等等,被遺忘、被忽視、被歧視、被踐踏?

******

當然,我不希望以上的成為不做任何事的藉口。
我還是會做我能做和願意做的事。

******

想起一首歌:
達明一派的《天問》。

縱怨天 天不容問 歎眾生 生不容問

[ 歌曲將於七十二小時內刪除]


9 Comments:

At 1/05/2005 12:38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很同意你所說!
PC

 
At 1/05/2005 3:19 pm, Blogger  said...

我也沒有寫"海嘯", 因為確實不知說什麼才好...

有朋友問我: 你是基督徒, 怎樣看?

我說: 可以怎樣看? 難度你要什麼形而上的解釋? 我覺得任何穿鑿附會的形而上的原因都是對於死者不公平的. 我只可以接受, 世界就是如此不完美, 我們努力抗災, 努力預防, 就是了. 畢竟, 我們是受造物.

朋友: 你沒有答我的問題.

我: 答了.

 
At 1/06/2005 8:59 pm, Blogger 志雄 said...

我在post自己的blog時,其實都唔知點寫/講好的,
當看到妳寫 "瞬間.忽然",我覺得好講到好多我想講的想法.
當然如果我再付出再多的時間其實又唔係寫唔到的,
一個字"懶".
我其實也覺得好似自己麻木不仁,不近人情!
所以也粗粗地寫dd咁o羅~
唔知可解,當一見到那些
什麼香港演藝界齊心獻"愛"心
什麼四海同心送關懷
什麼全港藝人同心獻關懷
就自自然然會反彈的
甚至有點反感
都係果d啦
平時大家究竟關心什麼呢?
真係到有事出左才行動呢?
而那些行動都會集中在"錢"字之上
(錢對當地重建一定重要的)
但...
我感覺大眾就好像在"買"一種關懷
買一種愛心,買回一種平時沒有付出東東.

我沒有錢...
我買不起愛心,
我也不會買,
咁我可以做乜?

唔知喎...

最多咪做好我平時已經做的東東o羅(觸映份子)!
喂各位...有時間上?這個網頁啦!
http://www.oosee.net/oosee/2canyoufeel.htm
留意?我地的計劃啦 (借d意又買廣告~)

 
At 1/09/2005 3:43 pm, Blogger 綸's said...

好贊成你所講!
唔想好似個d假到成既人懶要出一份力
尤其是那些搏宣傳的藝人同個d話你幫襯佢就會捐番x%的公司
真係想嘔

你係想幫既~ 咪自己捐囉,d公司自己捐唔得架?係要人幫襯先捐咁有幾有誠意呀? 唔該d人唔好用raise awareness之名來做咁多野~ 個社會已經fully aware啦, 駛你幫手呼籲呀? 咪又係想?曝光率同更多盈利
個個都好似驚死唔做野咁

 
At 1/12/2005 12:02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南亞地震海嘯是天災,是有人類歷史紀錄以來第二個最大的災難,造成的人命傷亡,是史上最慘重的!死的、禍及的過百萬人,當中有香港人、有外國人,更多的是本來已是生活在貧困水平,本身的自救的能力脆弱得可憐的當地人。

我們看見的是乘千上萬的死者照片,是真實版「明日之後」的災難片段。

每出的一分力及捐出的一分一亳在這情況下能救活多少的生命?能幫助加快重建的速度多少?相信不是大部份響應賑災的人所擔心或所計較的。我們在意的是有否伸出過援手,在我們有些微能力下,是否有參與扶危。

在那時候,我相信,大部份人沒有掛上"香港人"的名牌,也沒有為香港成為什麼全球捐獻最多的單一城市而自滿自誇。

當時,我們盡的只是身為人類一份子的責任及義務!一些最基本的尊重及關懷!

當中是否有人過份熱情,是否又冷卻得太快,傳媒是否過份的渲染,財團是否真正的關心,是否因為有香港人或西方遊客遭殃才會哄動全球... ...

那還是由教育家在往後的日子再研究、再批判,讓我們都能為這災難舒一口氣的時候再學習、再進步。

我只知道,甚麼理論道理、大是大非,在賑災的時候都是多餘的,而熱情(就算是間歇性)又有何不可,只要能幫到一點點,好夠了!

對其他災難的反應及對香港本地問題的處理,原則上可以是2個課題。或者在分差路口上我們有些人心急地踏上了一條叫 「南亞賑災」的小徑,而你們仍在專注「社會責任及進化」的論文報告吧!

不支持的也不要緊,打從我們呼吸第一口氣開始我們便是一個自由的個體,但,當你不知道參與的人是否真心是否也情切 (參與表演的演藝人也是人,也會有愛心的!),請也不要質疑,因為那是尊重!

 
At 1/12/2005 3:59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唔知你認唔認同人類心靈好脆弱,平日即使表面動容也只是一些外在的感覺,內裡盡力保持冷心腸,以免受傷…。 但係脆弱心靈始終脆弱,當遇到這些震撼場景,撐不住也不為奇呀…至於淪為籌款競賽,又不過是幫那些極度脆弱的人平伏過來的方法之一,麻目的人類因為察覺自己動了容,要盡快找個出口、找些掩飾,你不能同情他們嗎?

 
At 2/06/2007 11:21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Cool blog, interesting information... Keep it UP » » »

 
At 3/06/2007 9:55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sites like this for a long time. Thank you! » »

 
At 2/10/2009 10:09 am, Blogger dghnfgj said...

Day night,gold für wow the moon or on world of warcraft gold the tree,cheap wow gold Hao Jie pouring down the moonlight, as if accompanied by Xiaotu Feifei enter sweet dreams. In the dream, a dream Feifei about his sister to the moon night. Will open the door,wow gold kaufen go down the moon sister.mesos Xiaochanzouxia take is that they did not see the moon sister. At that time, anchored at the tree on the moon sister saw Xiaochan, they yelled loudly: "Feifei, Feifei, I tree, the tree, I." Xiaochan sit at the moon to his sister, who Daizhaoxiaochan came wow geld to the beautiful pond. Only, water,maple story mesos everywhere in the lush leaves and beautiful flowers.maple story items A frog squatting lotus leaf, see Xiaochan, surprised and said: "Xiaochan,wow gold farmen you can even sit on the moon. You simply It's amazing!maple story money I am sure that you are the first animals to the moon by the animal. good,wow leveling I envy you!Maple Story Accounts "Xiaotu listening, happy to smile. Then, with the moon sister Xiaotu to its home.powerlevel Only, the moon sister's home stars are everywhere. The eyes of a star a Zha Zha,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 like Xiaotu greeted the arrival of a mouth, like: "Xiaochan, Hello, we at the Moon Palace waiting for your arrival."maple story powerleveling Xiaotu listened,archlord gold smiling all of the 1930. Finally, the moon Xiaotu sister back home, also pleased to Xiaochan said goodbye. Xiaochan also pleased to the moon sister said: "The Moon sister Goodbye! You bring me to this night. Dainiqu next time I visit some of ourfores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