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2, 2006

不美麗的中大

八月三十日,是我十年以來完全地脫離中大的第一天。那一天,感覺有點興奮,有點難以致信,也有點莫名其妙。我對自己說:我生命中的十年,就這樣過去了;我生命中的十年,就在中大度過了。那刻真覺「十年如一秒」:十年在中大的畫面,一瞬間便在腦海裡閃過。

就在離開中大的第一天,我有意無意地到港大一遊。這其實是我首次認真地逛港大。純以遊客的角度,我覺得港大比中大美得多了--這種感覺是我以前兩次到港大時沒有感受到。起碼,在那裡我看不到沒完沒了的工程,也看不到駭人的建築。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我看不見令我嘔心的校政。

朋友告訴我一個令人苦笑的笑話:中大校長劉遵義在新生開幕禮中,花了不少篇幅,談及中大如何愛護和保護環境。我想,在中大同學、同事和老師,只要稍為留神,就知道中大是如何「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或者,引友人的說話:「生活在中大,觸目所見,都是外表金碧輝煌,內裡頹垣敗瓦」。

新建成的中央實驗樓最近成為了被評擊的(新)焦點。在我認識的中大同學、同事和老師,莫不以「核突」、「駭人」之類的形容詞來形容它。也有人最初以為,工程為了保護實驗樓玻璃而貼上色紙,待工程完畢後除下。當知道那根本是建築物的設計,就被嚇倒了。也有人覺得建築物好像在流血。也有乘車的小孩在馬鞍山的公路上,指著遠處的中央實驗樓,純真地喊了一聲:「好核突啊!」中央實驗樓那就繼如機械人的田家炳樓、如香燭/公廁的蒙民偉樓之後,成為中大沒品位的標記。

中大的位置本是得天獨厚。依山而建,本可是充滿綠色、簡樸的大學。事實卻是,維修、建築工程不斷;草地和林蔭沒有了,卻只有駭人、冷冰冰和互不協調的建築。

想起一段小插曲:曾經在校巴上聽到同學問:「林蔭大道之名從何而來?那處根本沒有林蔭哩!」事實上,中午的林蔭大道,陽光猛烈得令人透不過氣來。

現在如要我構思一個中大遊,除了「天人合一」之外,我實在想不到中大還有什麼令宜人的地方。或者,應好像朋友一樣,帶領人們看看中大駭人的建築,告訴人們中大原來美好的環境如何遭到破壞吧!

相關連結:
抗議中央實驗樓工程


2 Comments:

At 9/05/2006 9:58 am, Anonymous 豬肉 said...

嘩﹗
確實好肉酸﹗
中大沒有整體規劃的咩?﹗
西九都有啦…

 
At 9/15/2006 2:53 pm, Blogger hayley said...

也不用你費心構思路線,人家已有文化徑呀!


http://www.cuhk.edu.hk/cuoaa/cultrail/htmls/cover.html

 

Post a Comment

<< Home